夏一

[紫堂幻中心]In vain-01

乌源流窨:

#全是私设官爸求奶
#嗝#语无伦次
#要名词解释的话评论一下


#1
“紫堂幻……”
T把被揉皱的围脖抚平,识趣地从两人身边退开几步。
“他们在看,别太激动。”
知道Z无法马上冷静下来,但还是出言提醒了他一句。
“在这种毫无隐私的地方讲话,呃…总之就是不太好啦。”
T说着,边抬头打量了一圈代表七神使的黑色几何体。虽说七神柱只是神使们的会议厅,但也说不定有某人闲的无聊待在这里旁听。
比如那个被推至风口浪尖的女人。
T眯眼看向那个印着白色箭头标志的长柱,上面的反光黯淡了不少。
“是,你跟我来吧。”
Z的语气平缓了不少,示意H先离开这里。只是脸色犹如海面上隐隐传来雷暴声的乌云,着实难看。T盯着Z从眼前闪过的侧脸,放慢脚步靠近在Z身后的暗红色衣角。他脸上的疑惑很完美地被藏在眼底,黑框眼镜边右侧的青绿耳链上别着一枚墨色的菱形石块,一丝微弱的青光在其间挣扎着。那是他身上除了黑白红以外唯一的颜色。
是之前的发色吗?是的话还真是个扎眼的家伙。Z的脚步愈发加快,眼看H作势要跟上时,T叫住了他。
“H,你还知道自己叫什么吗?”
“嗯?我的代号是H。”
“我说,原名,是你还没成为天使时的名字。”
“……我是神选的执行者啊,代号就是H,怎么了?”
Z突然停下了。
毫无防备的T把他撞了个踉跄。
Z揪着T的围脖尖把他拉到一边,挥手让H站开一些。
“你是有多想引起我的注意?”
“没有啊只是觉得会不会还记得……”
“这种失误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。”
“可你不是也想问吗?”
Z把视线从H身上收回,瞪向一脸窘笑的T。
“不过你不敢问,你知道的答案不是你想要的,所以我就帮你了。”
“反正迟早是要接受的,整天看着你那臭脸工作都没干劲啦。”
“闭嘴。”
本以为会激怒对方,T的触须已经架在身前准备格挡,但只有一句微弱的气声从Z口里发出。垂下的刘海遮住了Z大半张脸,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“不要再做徒劳的事了。”
Z转身离去,没有听到对话的H作势要跟,却被T一把拦住。
“我们的工作就是协助神与神使管理这个世界,肃清威胁,代行神旨。”
“Z前辈他要我跟上……”
“听我说。”
T侧身挡住H的视线,盯着刚刚Z消失的拐角,自顾自地说着天使基本的行为条例。身后的人一脸无奈,却还是认真地记下交代的要点。
居然只是这样的反应吗?T突然觉得之前自己对Z的了解,只是他想要被人了解的一个面具,真正的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T一点把握都没有。也许想要唤回神格化后的天使原来的感情,真的如他所说是徒劳的。
神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失误。
T想象了一下Z用他尚未恢复的情绪笨拙地想要让H感受到自己的感情,结果肯定是H完全不理解还顺带狠狠伤了一把Z的小心灵,尽管H只是无意的。
“T前辈,Z前辈他对我……有什么误会吗?”
“误会?没有啊。”
你俩关系清楚的不得了,T想道。
“还是我有什么让他觉得不满的地方?”
“你还什么都没做吧。”
“或者是长相就……”
的确一开始是因为外貌认出你的,T心疼了自己围脖一秒,漫不经心道。
“别乱想了,他难得发神经被你撞上而已。话说不用这么谦卑的,明明都是今后一起行动的同事了,这样感觉很膈应啊。”
“……要保持对大家的距离。”
“神的教导吗?”
“是内心的声音。”
冷漠、自卑、懦弱、全知、孤独。T脑海里飞快闪过这些词,但都无法完全套用在H的神格化上。黑这个颜色按理是不该出现的,神需要的是积极向上的协助者,而不是濒临崩坏的失落者。
不仅是天使,一些被誉为英雄的人物也会被施与神格化。神会挖掘你内心最本质最强大的意念作为关键的属性,成为你思想的中心,从外观上来看就像“染色”一般。
“那是神格化的后的声音吗?”
“是的。”
“那,你的颜色是什么?”
“T前辈,冒昧问一下,Z前辈的是?”
“他吗,他是守护白。”
H点点头,没有再说话。他看着T的眼睛,像一台机器等待他的指示。
“你知道怎么进入自己的庇护所吧?可以去休息了。”
“有事情的话神使会直接传唤你,这些我都讲过。”
“天使之间也是可以相互联系的,不过要找到对方的人就不那么容易啦。”
像是提醒H不要与Z碰面,T特地放慢了后半句的语速。
“知道了,谢谢前辈,那我先去休息了。”
H看着T在空间扭曲下撕裂的脸渐渐消失,一丝歉意闪过瞳孔。
“对不起前辈,打扰了。”
H转过身,望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Z。赤色的风衣在Z的庇护所里单调的颜色下十分扎眼,同时也在宣告着危险的信号。
“你是怎么进来的。”
“只要我想。”
“你知道我有话想跟你说。”
“非常明显。”
H笑了笑,径直走向Z的座椅旁。
“也乐意至极。”


-TBC


(怎么,要变幻z了。)

评论

热度(15)

  1. 夏一乌源流窨 转载了此文字